胡效坤:细微之处见真章

  • 2015-07-08 10:29
  • Super User
  • 专家风采
  • 人浏览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介入医学中心是山东省首个介入医学中心,该中心在两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实质性跨越。

胡效坤,青大附院介入医学中心副主任、非血管介入科主任,长期从事肿瘤微创介入治疗。作为该中心的组建者之一,胡效坤感到的不仅仅是自豪,更多的是肩上的责任。

从踏上医学之路,到如今成长为国内知名的介入医学专家,转瞬已是二十六载。回首这二十六年间的奋斗历程,有过探索创新中的艰难困苦,有过总结提炼出新技术的喜悦,也有过让患者绝处逢生的成就感。选择从医,选择介入医学,让胡效坤的人生价值在对于“细微之处”的不懈追求和倾情奉献中璀璨闪耀。

非精不明其理  非博不致其得

介入医学,兴起于上世纪60年代初,它是在影像设备的监控下,以导管或其它介入技术为途径,对疾病进行诊断和医疗,因其具有无创或微创的优点,价值独特的临床治疗,在经过近半个世纪发展后的今天,介入治疗已在多种疾病的治疗领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几乎应用于人体各个系统的疾病,是当前最活跃、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一门新兴学科。

如今,介入治疗已与内、外科并列为三大治疗体系。其无论是基础设备的运用,还是临床诊疗手段,都代表着医学技术的革新和诊疗水平的前沿。根据介入途径的不同,介入医学可分为血管介入和非血管介入两种,随着USG、DSA、CT、MR等导向技术的发展和新的导向技术的出现,介入器具、造影剂等的不断更新,介入医学已从以血管介入为主的介入途径,发展到全身性的非血管介入领域,并更多地转向超局部化、微细化和微创化方向发展。

198年,毕业于青岛医学院的胡效坤被分配到了山东省平邑县人民医院从事影像诊断工作,一干就是十三年。十三年间,由胡效坤经手的放射诊断、CT、MRI诊断不计其数。在大量的影像诊断过程中,细心的胡效坤发现,许多疑难病例无法从影像学角度做出明确诊断,从而无法做到准确治疗,许多患者因此错过了理想的治疗时机。这让胡效坤产生了影像引导下穿刺活检获取病理组织的强烈念头。

2001年,在山东省平邑县人民医院院长杨志国、科主任王明友的大力支持下,胡效坤前往北京协和医院进修非血管介入诊疗技术。正因为提早洞悉了非血管介入医疗技术远大的发展前景,胡效坤格外珍惜这次进修。在协和医院进修的日子里,胡效坤眼界大开。他不但学习到了各部位的穿刺活检技术,而且掌握了影像引导下囊肿硬化、脓肿抽吸、骨水泥成形术等一批新技术。俗话说,命运总是掌握在勤劳的人手中,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胡效坤清楚,一年的进修时间并不算长,只有极大限度地利用时间才能汲取更多的医学知识。从进入协和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分昼夜的吃住在医院,尽最大的努力学习和汲取协和这座百年老院的先进技术。他的勤奋与刻苦,以及那份对医学知识真诚的渴望,深深地打动了北京协和医院放射科主任金征宇。经过金教授的全面指导,胡效坤的医学知识与技术水平突飞猛进,其所获得的成果也令人瞩目。进修期间,胡效坤除完成日常工作外,还撰写了五篇高质量的医学论文,并分别发表在《中华放射学杂志》、《临床放射学杂志》、《实用放射学杂志》、《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等核心期刊。在协和医院进修期满后,胡效坤转到中日友好医院继续学习,师从医学影像学首席专家张雪哲教授。“张教授不仅是我国著名的医学影像学专家,而且是我国非血管介入技术的奠基人。得到他的悉心教导,我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明显增强。”至今,回想起那段难忘的进修日子,胡效坤依然感到受益匪浅。

古语有云:“医之为道,非精不能明其理,非博不能致其得。”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一定要不断学习,提升自己的医学理论知识,精益求精。同时,还要做到知行合一,将理论知识与科学研究、临床实践结合到一起,融会贯通。2002年,完成进修的胡效坤回到平邑县人民医院工作,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他就第一时间把学习到的技能应用于临床,解决了一大批疑难患者的诊断问题。在接下来的六年时间里,胡效坤率先在临沂市开展了肿瘤射频消融术、肿瘤放射粒子植入术、肿瘤氩氦冷冻消融术,完成了山东省首例肿瘤光动力治疗术,连续四年获得医院最高“新技术奖”,同时积极总结工作经验、探索医学难题,发表了医学论文五十余篇,获得山东省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两项、市级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三项。至此,胡效坤开始在国内非血管介入领域崭露头角,开始得到同行们的认可,国内各种学术会议的邀约也开始纷至沓来。

虽然老话里常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是胡效坤却有着自己的想法,“交流是相互的,教别人的越多,自己从别人身上学到的也越多,蜜蜂采集百花,才能酿得蜜甜。”正是因为这种开放的心态,胡效坤才会积极应邀参加国内学术会议,毫无保留的与同行们交流自己的医学知识。近年来,他共接待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进修医师两百余位。随着交流的广泛深入,以及临床经验的持续积累,胡效坤在非血管介入方面的技术日益精进。不断完善的介入技术使他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疑难病例的治疗,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奇迹,尤其在复发性脑瘤、晚期胰腺癌、晚期肺癌、晚期转移性肿瘤方面积极探索,综合运用各种肿瘤微创手段,大大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时间,提高了患者的生存质量。

胡效坤的执着与努力为他捧回了一个又一个荣誉。2005年胡效坤被破格晋升为副主任医师;2006年获得平邑县“十大杰出青年”称号;2007年获得临沂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享受市政府津贴;2008年他召集全国八十余家医院的中青年专家一百余人,完成两百余万字的专著《CT 介入治疗学》,填补了国内的空白,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2012年再版,该专著得到了我国著名肿瘤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于金明教授的高度评价;2009年,胡效坤被破格晋升为主任医师。

除此之外,胡效坤还因在行业内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先后当选为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委员会委员、全国放射性粒子治疗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与影像技术分会主任委员,肿瘤微创与个体化治疗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等职务。

2013年,胡效坤应王新生院长之邀组建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介入医学中心。至今,该中心已经完成新的跨越,从原来的介入医学科到山东省首个介入医学中心;从最初的9名医生到15人的团队;从无病房到拥有独立的病区,形成了介入门诊、介入病区、介入手术室、介入实验室的完整体系。

目前,该中心已经开展了国内几乎所有已经开展的介入项目,不断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患者前来就医。如今,胡效坤正带领科室团队走科研、创新之路,立足山东,走向全国。

无恒德者 不可以作医

最近,一张苏格兰医生梅藤更查房时与中国小患者行礼的照片在网络流传,这一老一小、一医一患的相敬相亲,在今天的背景下,让很多人感慨。的确,医患关系直到今天,依然是个值得人们深究的话题。然而,早在一百年前,梅藤更就曾经说过,“好的医生应该具有三个‘H’:Head是知识,Hand是技能,Heart是良心。”显而易见,“知识”和“技能”都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而得到,唯有“良心”往往是为医者的硬功夫。

西方如此,东方亦如是。“凡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任也。是以大凡医者,其德能仁恕博爱,其智能宣畅曲解,为医也”。这是晋代名医杨泉在《论医》中对医者的界定,成为后世行医者的医德典范。

胡效坤自从医以来,一直以一名医者应有的品质来要求自己。他常说:“对不起医院也要对得起病人,对不起自己也要对得起医院。”

2006 年,胡效坤前往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会诊。一位老年女性患者腰椎多发骨折,已经一个月不能站立,她的老伴听说骨水泥成形技术可以使她重新走路,因此特意带她前来求医。可是当他听说整个治疗过程的费用要数千元时,这对无儿无女、没有经济来源的老夫妻当即老泪纵横,十分为难。见此情景,胡效坤当即表示不收取会诊费用,并建议当地医院免除所有材料费。爱心总是越传越多,胡效坤的建议得到了当地医院院长的支持,患者得到了及时的治疗,次日便重新站了起来。有人说,胡效坤的做法得不偿失,然而,胡效坤却说:“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应该处处为病人着想,对不起医院也要对得起患者,对不起自己也要对得起医院,心中始终装着患者,想病人所想,急病人所急,把每一个手术当成创作一件艺术品,精益求精,患者必然满意,患者满意了,医院就满意了,患者和医院都满意了,自己当然就满意了。”

康德曾经说过:“世界上最使人惊奇和敬畏的两样东西,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道德对于医生这一职业来说更为重要,皆因患者以性命相托,生命的珍贵令从医者不得不谨言慎行,甚至牺牲自我,因此,常常听有“德不近佛者不以为医”的说法,也常常让他联想到,医者如佛般存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大慈悲。

2008年,胡效坤在一次手术中不小心滑倒扭伤了腰,整整半个月他只能卧在床上静养。然而,身为医生的胡效坤又如何静得下来呢,他满心想的是医院里那些焦急等待治疗的病人。最终医生的责任感战胜了一切,胡效坤靠吃强力镇痛药,硬撑着站到了手术台前。手术结束,他常常是被助手扶下手术台。相比之下,外地会诊对当时受伤的胡效坤来说犹如炼狱般的折磨,即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拒绝过。那时候,他往往是躺在车上前往会诊,“手术前,常常是患者躺在手术台上等着我,我在休息室里躺着等着药劲上来腰不疼。”如今,谈起那段经历,胡效坤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两个月是如何熬过来的。也许很多人都觉得他不必这样苛求自己,但是胡效坤却认为“医者仁心,掌握一点技术不易,用医术无限地治病救人,苦点累点算不了什么。病人一句感激的话,家属一个满意的笑容,是我无尽的动力,是我力量的源泉,我愿意用我一个人的痛苦,换取每一位患者的康复。”

胡效坤长期从事肿瘤微创介入治疗,由于肿瘤类疾病的特殊性,病人及家属的情绪波动格外敏感,因此,医患关系的处理更为费心思。胡效坤的经验是,“大量实践证明,肿瘤,尤其是晚期肿瘤治疗,除要符合规范化治疗之外,一定要突出个体化治疗,要把患者本人和患者背景结合、把患病器官和整个机体结合,把各种治疗手段结合,比如患者的经济状况、病理类型、身体状况、治疗经过、期望值、接受治疗风险的能力等,均要了如指掌,方能得到好的疗效,提高患者的满意度。”面对患者和家属的不理解,胡效坤主张医务人员应该懂交流、善沟通,耐心细致、多讲解,不要夸大疗效,也不能夸大风险,要实事求是,有理有据,说理清楚,对于有些并发症,应该提前预判,确保有处理对策后再下手治疗,不打无把握之仗,行医更是如此,人命关天,要确保患者的安全。只要沟通到位,绝大多数患者能够积极配合。

搭建平台 凝神聚力

不知是谁曾经说过,“当积累足以引起质变之时,便是平台搭起之日”,否则,之前的积累便会如同没有脚的小鸟盘旋不定。

2013 年,当胡效坤在非血管介入领域的积累越发敦厚的时候,应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王新生院长的邀请,胡效坤重返母校,协助李子祥主任,加入了组建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介入医学中心的队伍。随后,胡效坤受医院和李子祥主任之托,拜访了国内十几家大型综合医院的介入科,瞄准国内介入医学的前沿,为青大附院介入医学中心的成立做了充分的准备。该中心的组建除了得到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王新生院长在人员、设备等方面给予的政策支持外,还得到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王俊杰教授、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张福君教授在科室建设方面工作的亲临指导,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吴沛宏教授也十分关心科室的发展,在科室的规划、设计方面也给予了宝贵的意见。

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如今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介入医学中心已经成为经山东省批准的首个介入医学中心,建设理念与国际接轨,属三级临床学科,中心包括介入医学门诊、介入手术室、介入病房、介入实验室。介入病房为独立的临床医疗单元,目前设有40张标准床位。中心人才济济,人员梯度及搭配合理,血管及非血管介入并驾齐驱,有一批国内不同介入专业的顶尖专家担任特邀专家,常年指导管理和技术等各方面的工作。中心崇尚“厚德 博学 团结 创新”的文化理念,全力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就医环境、高水平的医疗服务。该中心根据目前国内情况,已经完成了亚专业建设,肿瘤血管介入、神经血管介入、外周血管介入、非血管介入,均有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的专业带头人。传帮带,主治医师、住院医师每年指定科研任务,发表论文等级、数量,科室监督、指导、帮助完成。瞄准国内顶尖的医院分批进修学习,有计划地到国外短期培训学习,掌握国内外学术进展。

中心开展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的介入诊疗项目,在肿瘤血管介入、肿瘤放射粒子治疗、肿瘤消融治疗(射频、微波、冷冻、光动力治疗)、神经血管介入等方面具有较高的水平,部分达到国内领先水平,该中心是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委员会影像技术分会主任委员单位,青岛市医学会介入诊疗专科分会主任委员单位。有一批国内、省内知名介入医学专家在国家和省市级学会担任重要职务。每年承担国家继续教育项目,召开全国学术会议。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介入医学中心的目标是建设国内一流的介入医学中心,包括硬件建设、人员构成、设备配置、技术水平、管理水平、科研能力等方面。宗旨是立足青大附院,建成国内一流的临床、科研、教学基地,直至建设成为全国重点学科。文章到此,胡效坤的故事令我想起了一位哲学家曾经说过的话:“医学是一门科学,但要成为一名医术高超的大夫却是一门艺术”。由此看来,胡效坤正是用他精湛的医术和崇高的医德向世人表明,他不仅是一名介入医学专家,更是一名艺术家。CST

 
返回顶部